<acronym id='95jpr'><em id='95jpr'></em><td id='95jpr'><div id='95jp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5jpr'><big id='95jpr'><big id='95jpr'></big><legend id='95jp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i id='95jpr'><div id='95jpr'><ins id='95jp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dl id='95jpr'></dl>
        <ins id='95jpr'></ins>
        <i id='95jpr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95jpr'><strong id='95jp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95jpr'></span>

        1. <tr id='95jpr'><strong id='95jpr'></strong><small id='95jpr'></small><button id='95jpr'></button><li id='95jpr'><noscript id='95jpr'><big id='95jpr'></big><dt id='95jp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jpr'><table id='95jpr'><blockquote id='95jpr'><tbody id='95jp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5jpr'></u><kbd id='95jpr'><kbd id='95jpr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95jpr'></fieldset>

        2. 三寸的天堂,木蘭香遮不住的傷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我停在那裡不敢走下去,看著那個暗瞭許久又突然亮瞭的頭像,我隻想讓悲傷無法再次為你上演,我不想在下一頁為你親手寫下的離別,仍然是由不得你去拒絕。

            也許你已經忘瞭,你曾經問過我“永正,你怎麼老在我們的愛心地裡種木蘭花呢?莫非你也喜歡木蘭?”

            我知道如果我說瞭一個謊,就得用下一個謊來圓這一個謊,可是在我的心裡已經為你裝瞭一個很大的謊,對於你,我不想再這樣讓自己去愛得太累,於是我選擇瞭對你坦誠“我不喜歡木蘭,我常種隻是因為你喜歡!”

            “嘿嘿!大騙子,你的嘴巴就是會哄人!”當你說我是大騙子的那一刻,我感受到你有一種難以被掩蓋的幸福感,而你卻沒有發現在我的心裡,那突然而來的不安同樣是那樣難以被掩蓋的,隻是因為當時你根本看不到我的臉。

            “若詩,如果我真的是一個大騙子,你會恨我嗎?”我像一個做錯瞭事的孩子,帶著一點恐懼去試探著是否會得到寬恕。

            “嘻嘻!那得看你犯瞭多大的錯瞭!”你的笑容總是這麼燦爛,也許你隻以為我隻是在哄你開心,因為你根本聽不到我心裡真實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我騙瞭你的愛,偷瞭你的心呢?”我始終沒有勇氣向你坦白,因為我害怕的是會從此失去你,我看不清我們前方的路,我能做到隻有這一種卑微的暗示。

            “永正,我的愛我的心全都已經放在你那裡瞭,那裡是容不下如果的,我隻想每天陪著你笑,我不想有一天我會為瞭你而哭!”原來愛情是容不下欺騙和背叛的,我現在才知道在你的笑容裡面,原來也是會藏著眼淚的。

            “傻瓜,我怎麼舍得讓你為我哭呢!你給我的心和愛,我不會隻放在嘴裡,我還會捧在手裡呵著,放在心裡暖著。”原來有時候人說出來的話是真心的,隻是兌現的時候卻變得無能為力罷瞭,我明明知道自己是在為自已圓著謊,可是不知為什麼說出去的話,自已此刻一點也不覺得違心。

            “永正,如果,我隻是說如果,如果真有那麼一天,請你提前給我一個擁抱好嗎?讓我帶著你最後的一絲體溫離開,因為我害怕一個人走會冷!”當熱戀中的兩個人,談著一些愛情轉身的問題,或多或少總會帶起一些傷感,但不會有怨或者恨,畢竟我們還沒有真正要到轉身的那一刻。

            “傻瓜,你想多瞭,我隻是隨便說說而已,你千萬別放在心上,知道嗎?很晚瞭,我們該下線瞭,我們吻安好嗎?”原來人有時候安慰著別人的時候,同時也是在安慰著自已,哪怕是欺騙著別人也欺騙著自已。我故意支開著話題,我知道是心一直在想逃離,至於想逃到哪一個方向連自已也不知道!

            “嗯!是很晚瞭,吻安!我想你在想我在想你!”我看著三寸的手機屏幕裡面,若詩留給我的依舊是那一行最熟悉的文字。

            “若詩,我想見你!”在這三寸的天堂裡,我和若詩的開始和大多人都是一樣的,從相遇到相知,從相愛到相戀,不同的也許隻有結局。在這個我們約定好的三寸天堂裡,雖然我們親手一路鋪滿瞭許多木蘭的花香,卻擁抱著太多不真實的欲望,也許正是這一種不真實的欲望,讓我的這一句話徹底的把木蘭香的傷點燃瞭。

            “額!這會不會太早瞭?讓我再想想好嗎?我們下線吧!吻安!”看到若詩的話,我也沉默瞭,也許是我過於匆忙吧,但是讓我意想不到是第二天她居然答應瞭,約定的日期居然是今年的愚人節。

            愚人節那天,我事先沒有給若詩打電話,因為我相信她不會是送我一份應節的禮物。我特地買瞭一束她最愛的木蘭花,提前來到瞭我們約定好見面的地方,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比我更早到。

            “永正,我在這裡。”我到瞭廣場,眼睛不斷地在人群中找尋,突然聽到一個甜美的聲音,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,我第一次看見瞭真實中的你,此刻你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比相片中的你更美麗動人。

            “若詩,你真的很漂亮!”當第一次看到朝思夜想的那個人,此時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,她的美麗真的讓我知道什麼叫做神魂顛倒。

            “討厭!就知你嘴滑。”你說話的聲音很嬌柔,對我瞪眼嘟嘴的那一瞬,還有那張雪白的臉上泛起的紅暈,足以讓我一生難以忘記。

            “嘿嘿,這可是你的地頭呀,不討好你怎麼行?”我害怕我們第一次見面會有冷場,所以我就特意讓自己先主動向你找話題。

            “好!如果你不怕我把你賣瞭就跟我走吧!”你接過我送你的木蘭花,你的笑容在得意中加瞭不少的甜蜜,我們沒有牽手,隻是並行著有說有笑,一點也沒冷場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我和若詩生活在鄰市,若不是因為來見她,我還真不知道這裡鬧市的繁華。若詩一路上帶我嘗試著當地的小食,逛著各類的商店,有時她會試著衣服讓我給她意見,但是每次她都隻試不買,我說要送給她,她卻硬拉著我出去瞭,就這樣我們第一次牽手瞭,等她發覺想松開手的時候,我卻緊緊的牽著她,她微微掙紮瞭兩三下也就由著我牽著瞭,我的心不由得暗自歡喜。

            也許快樂的時光總是那麼短暫,雖然我們都有點依依不舍的感覺,但畢竟還是初次見面,所以誰也沒有刻意要求對方去做些什麼。若詩把我送到瞭回城的車站,我以為我們的第一約會就這樣完美落幕瞭,想不到一個來電,就讓我們的故事從此走向萬劫不復。

            突然,我的手機響瞭,我驚奇地看到瞭“老婆”二字,我在慌忙中錯按瞭免提,全然不知道手機裡傳出瞭很清晰的聲音“你在哪?兒子發高燒瞭,你快點回來!”

            “你先送兒子上醫院,我馬上就到!”我聽到兒子病瞭的消息,竟忘瞭若詩還在我的身邊,我竟然在她毫無心理準備的時候,無意中把自己對她的第一個謊言自個揭破瞭。

            “為什麼你有老婆兒子還要來欺騙我?”我匆忙掛瞭電話,轉過頭來卻發現若詩已經流下瞭眼淚。

            “對不起!若詩,你聽我解釋好嗎?”我顧不上多想,立馬上前抱緊瞭若詩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不想聽!你這個大騙子,我恨死你!”若詩不願聽我的解釋,她推開我還給我賞瞭一個耳光,然後轉身頭也不回就跑瞭,我想追上前去挽留她,哪知道公車又進站瞭,也許是我太擔心兒子的病情,我躲過旁人異樣的眼神,匆匆忙忙上瞭回城的公車。

            一路上,我不停給若詩打電話,她拒接瞭兩次,之後就一直無法接通瞭。我來到醫院的時候,兒子的燒已經退瞭,小諾見到我並沒有問我去瞭哪裡,她說她累瞭,讓我抱著兒子打點滴,我讓她在我的肩膀上靠睡一下,她沒有拒絕,這回是我們在冷戰一年多的日子裡,靠得最近的一次。我看著身邊入睡瞭的小諾和兒子,想起瞭若詩,心裡真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!

            我小心翼翼地從口袋裡拿出瞭一條手機吊飾,吊墜是一朵木蘭花,上面刻著“不離”,若詩也有一條相同的吊飾,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刻著“不棄”兩字。都說人間世事無常,我們約定好的諾言,就這樣在短短的幾個小時裡就煙雲散瞭!

            點滴快打完瞭,我收好瞭吊飾,看著睡在自己身旁的小諾,這個被自己曾經深愛過的女人,可是到現在的這一刻,她的心裡還會有我嗎?我不知道,從最初的吵吵鬧鬧,到現在的不理不睬,也許我們都隻是因為兒子的關系,才勉強還湊和著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一個多月過去瞭,無論線上線下,我都失去瞭若詩的消息,我開始到處瘋狂的找尋著她,可是她依舊沒有出現。後來我想起瞭她曾給我密碼的,於是我登錄瞭她的ID,我看到瞭她寫的私密日志,裡面寫的全都是關於我的,每當我讀到字裡行間那些她對我深情的愛,我都會不由自主地心痛流淚。

            我翻看著她的聊天記錄,原來大都是我和她的,原來我對她說的每一句她都保存著,我此刻真覺得我愧對著她,每次我們的聊天記錄,我都習慣地去清空瞭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上天的憐憫吧,我終於在她的好友裡面,發現瞭一個和她是現實的好姐妹,於是我記下瞭這ID,用自己的號給她發去一些留言。

            若詩的好姐妹很少上線,不過幾天後,她終於給瞭我回復。在我的一再追問下,她告訴瞭我一個我不能接受的事實。原來就在我們分開的那一天,若詩讓一輛汽車撞倒瞭,至今還沒有醒過來。

            我顧不上有太多的傷心,我唯一想到的就是要去見見若詩。若詩的好姐妹最初也不肯答應我的請求,但是在我的一再懇求下,她終於心軟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說來也挺巧的,若詩的好姐妹竟然和我工作在同一座城市。她叫思寒,第二天,我們一起同行去瞭若詩入住的醫院,但是到瞭病房的門口,我卻沒有勇氣進去,我突然感到我不知該怎麼去面對她。

            我和思寒剛想走進病房的時候,哪知道卻讓幾名醫生和護士搶著進去瞭,原來若詩已經醒過來瞭,可惜她卻失憶瞭,除瞭她的爸爸媽媽以外,其它在場的人,她都不認識瞭,醫生說她的頭部曾經受過重創,因而才會出現這種局部性的失憶。

            若詩的這一場失憶,對於我和她來說,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?若詩沒有把我認出來,而我也隻是沉默著看著她,偶爾我們的眼睛會相對一下,不過卻沒有絲毫的交流。這一刻,我縱然知道自己有千言萬語想對若詩訴說,可又心甘情願的為她無奈咽瞭回去。

            為瞭不想打撓若詩的休息,我和思寒打算要離開瞭。當我看到若詩拿著手機上的木蘭花吊飾看的時候,我卻忍不住問瞭她一句“若詩!你還記得我嗎?”

            若詩隻是看瞭看我,然後搖瞭搖頭,讓我心痛得一句話再也說不上來。直到我離開,回頭看著若詩仍然緊緊的拿著那朵木蘭花,我馬上轉過臉走出瞭病房,因為我不想讓她看見我終於忍不住的眼淚。

            我告別瞭思寒,然後一個人回走瞭那些和若詩一起走過的路。一切都好像就在昨天,什麼都清晰記得,但是一切又仿佛過去瞭很遠,什麼都已經不復存在瞭。這條路是不是我們都走得太匆忙瞭?是不是我們都擁有著太多並不真實的欲望?來不及等不及回頭欣賞,這裝滿愛的木蘭香卻終究遮不住傷!

            我又一次登上瞭若詩的ID,當我又來到這個三寸天堂的時候,仿佛一切都已經變瞭模樣,我把你ID裡所有關於我的文字,都一一粘貼在我的私密博客裡,然後再幫你全部都刪除瞭!

            我知道從這一刻起,我和若詩之間的一切都應該從此結束瞭!於是我選擇不再看見天上太陽透過雲彩的光,於是我不再期望能再找到曾經約定瞭的天堂,於是我不再嘆你說過的人間世事無常,因為我們的天堂早已經借不到曾經的那一份三寸日光!

            我把我的網名改成瞭“孤影無情”,我以為我真的可以做到從此孤影無情,可是我始終沒有做到,我依然習慣每天為你種上木蘭花,隻是學習瞭習慣瞭一個人自言自語。

            直到一年以後,我看到瞭一個暗瞭許久卻又突然亮瞭的頭像,我卻停在這裡不敢走下去,我意外地收到瞭若詩的留言“我們認識嗎?”

            我隻想讓過去的悲傷無法再一次為你上演,於是我終於狠下瞭心“我隻是路過,我們並不認識!”

            我聽到瞭我的眼淚在哭,一點一滴滴落在我愛過你的地方!